70城房价出炉:除了房子,我们似乎一无所有

这两天,网上被一篇这样的新闻报道引爆了眼球。

新闻报道说,2017年7月17日,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8年6月份70个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统计数据。

数据显示,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指数方面,在70个大中城市中,有63座城市环比上涨,北京、上海、厦门3座城市环比持平,价格下降的城市有4个。

这也就是说,房价上涨的城市占绝大多数。

对此,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刘建伟解读表示,一线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总体稳定,二线城市有所上涨,三线城市上涨势头得到抑制。

北上广太大,也太远。

在下卑微,不敢往那些地方跑,因为想必再如何努力,那些大城市最终都容不下自己的肉身,即使再有情怀,再有灵魂。隐约中,我知道的是,在那里买了房的很多人表面上看起是千万富翁,但估计私下里,银行卡里所剩余钱并不多,抱着千万资产,但却苦于孩子的教育,家人的医疗,艰辛度日。

我还想到,我自己所在的城市,和我经常所去的地方的情况,我还是应该清楚的。房价真的依旧在涨,而且涨的让人那么的无力。

我所在的城市是湘南的一座地级城市,2010年的时候,我买了房,付的是首付,按揭15年。当时的房价是3600元左右,可现在,在经历过城市新一轮的建设,以及所谓的城乡一体化推进、再加上热火朝天的棚户区改造后,这里现在的房价大概6000多。

其实,这个数字并不是令我很惊讶,我惊讶的是我的老家,我的那个国家贫困县老家。我对它越来越陌生,找不到童年的时光,也找不到过去的影子,这一切都源于越来越多的高楼大厦。

2006年的时候,家里新购置了一套房,当时的房价也就一千多元。可今年,有一次回老家的时候,亲戚告诉我,县城的电梯房已经涨到了五六千,很多楼盘已经没有房卖了。

亲戚还告诉我,他后悔死了,早知道就早些年买了,现在为了给我的表弟买房,他们不得不用到了“六个钱包”。要不然,娶不上老婆。

我差点把下巴惊掉了。

“六个钱包”是网络流行词,是指男方的父母、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加上女方的父母、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共六个钱包。

2018年4月,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在《大讲堂》电视节目中提出,只要六个钱包能帮你凑够首付的话,那么最好还是买房子。该论断在提出后迅速火遍网络。

其实不用专家说,我们都知道,这些年来,很多人买房都是动用了家族里各大关系。

但,我想,有很多人会和我有一样感受。近几年来,我们觉得钱少了,太不经用了。在单位上班的,相关福利砍掉了,绩效没了,收入缩水不小。做生意的,很多人也在感叹,现在生意不是那么好做了,东西卖得不好,结款结不上来。越来越多的城市综合体拔地而起,但却生意惨淡。去商场人少了,网购的人多了,可即使这样,我们大多时候也是拣便宜的买,凑合用就行。

10年前,我们单位对面的盒饭是7元一份,现在最少的都是15元。当时吃早餐时,会毫不犹豫地加一个5毛钱一个荷包蛋,可现在,荷包蛋已经是2元一个了,我们尽量不吃,心里安慰自己说,鸡蛋不好吃。

朋友说,这个很显然,消费者的收入少了,而物价上涨了,有了房贷,有了孩子,父母还得养老,自然就少了其他方面的消费,就是想消费,也消费不起。

我问他,房价会不会降下来,降到一个合理的水平。

朋友说,开发商拿地从一万涨到三万了,沙子从800一方涨到2100了,人工从150一天涨到300了,连买份炒面都从5块涨到十几块了,你说房子怎么降?再说,合理是什么意思?

有人形容,倘若用鲁迅先生的风格来形容中国的房子,大概是这样的:“中国有两个时代,一个是暂时当稳了房奴的时代,一个是想当房奴而不得的时代。”

前段时间看到一份数据,说是我国通过银行贷款买房的家庭大约有2亿户。也就是说,家里的主力“还贷”者,房奴人数应该有4亿多了。

有人说,如果说之前奋斗工作是为了实现梦想,那现在工作应该是为了尽快还完房贷。因为,对多数选择贷款买房的家庭来说,未来的几十年已经变相被银行贷款捆绑住了。

所以说,其实不管哪个城市的购房者,都面临一个问题,就是没钱消费。一个房子吞噬了我们的大部分购买力,除了房子,或许真的是一无所有。

很多时候,我们会问自己,到底你想过怎样的生活?

但我们都知道,谁都想过美好的生活,可在房子面前,我们却很难拥有美好的生活,直至去享受美好的生活,因为,不知不觉中,当我们努力买到了房子,但也被房子压死了。

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。

公元760年的春天,颠沛流离的杜甫求亲告友,四处借钱,估计也是用了“六个钱包”,终于在成都浣花溪边盖起了一座茅屋。他这个堂堂的大唐公务员总算有了一个栖身之所。

第二年的八月,刮了好几天的大风,茅屋被刮破了,大雨又接踵而至。当时安史之乱尚未平息,杜甫由自身遭遇联想到战乱以来的万方多难,感慨万千,写下了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。

杜甫是想说,如何才能得到千万间宽敞高大的房子,尽量地庇覆天下间贫寒的读书人,让他们开颜欢笑。

诚然,一千多年前的官员有着如此悲天悯人、心系苍生的情怀。可现如今,广厦之间,我们到底是经历着怎样的一种历劫呢?